栏目导航

最新资讯

联系我们

万象

当前位置:徐州市雪鼓化学营业部 > 万象 >

独家专访聂卫平:昨日旋风劲犹烈 今日更添绕指柔

2021-01-08 10:08

  文章来源:新民体育 

  本文共2975字,深度阅读需8分钟

  黑白棋盘上,正中央的星位被称为“天元”。在中国围棋的星光棋盘上,以荣耀声名综合论之,聂卫平显然是当仁不让的“天元”。这周,“天元”聂卫平来到了天元赛。

  同里初冬,不见萧颓,蛰伏已久,倒添了一派欣欣然的万千气象,又是一个年轻人的冠军启航。更幸,棋圣仍盛。68岁的聂卫平,思捷神清,这个中国围棋的标志性人物,仍以自己的精神力量润泽着早已大不同的方圆世界。又见老聂,昨日旋风劲犹烈,今日更添绕指柔。

聂卫平助阵同里杯中国围棋天元赛聂卫平助阵同里杯中国围棋天元赛

  铁哥们——新力量

  聂卫平是天元赛的老天元,“搬家”同里后,他也来过好几次。聂卫平还记得第30届同里杯的酣畅,新朋旧友,忆往昔,望未来,欢声笑语。而这一次的同里行,已是中国天元赛的第34个年头。酒店套房的凳榻上,覆上了特意制作的毛毯——白底黑字“方圆筑天下,黑白舞风华”。中国围棋的风华,老聂说一定要记住一个“铁哥们”。

2016年第30届中国围棋天元赛,聂卫平(右)与刘小光2016年第30届中国围棋天元赛,聂卫平(右)与刘小光

  聂卫平口中的“铁哥们”,就是新民晚报。天元赛初创时,日本新闻棋赛已是蓬勃,韩国亦不甘落后,只中国还是空白。“一项赛事,创办固然艰难,但更难的是长久地守住这项赛事。”晚报与天元赛,就此结缘,始终甜蜜。可以说,天元赛见证了中国围棋从追赶到齐头,从齐头到领先的整个发展过程。“再好的比赛,比如当年的新体育杯,搞了几年,因为各种原因就停止了,但天元赛却一直持续绵延,这是中国围棋的福气。”聂卫平说走过30年的天元赛值得大书特书,“晚报是中国围棋的铁哥们,天元赛的历史现在是34年,我相信再翻一番,问题不大。”

  聂卫平谈AI围棋

  围棋的发展历程,其实也是国家的发展历程。“高质量的赛事越来越多,高水平的棋手越来越多,这与改革开放的轨迹其实是一样的。”如今,中国围棋成为中日韩三国中的领跑者,这显然不仅仅是关于棋手成长的故事。“现在的年轻人都在网上下围棋,AI确实也帮助他们迅速成长。中国AI水平更高,中国选手水平也更高,这是中国科技的力量,更是中国国运的力量。”

2015年天元赛,聂卫平(中)参观同里天元文化苑2015年天元赛,聂卫平(中)参观同里天元文化苑

  “数学家”——“化学家“

  聂卫平“圣”名在外,凡人难以望其项背。但很少有人知道,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聂卫平的人生目标,是“战胜”自己的弟弟。“和我弟弟相比,我这个人智慧不高。”小时候,无论学什么,弟弟总会压过聂卫平一头。老聂用“呆和木讷”形容自己。但即便如此,数学一直是聂卫平的强项,他有些傲娇地回忆往事,“无论我上不上课,一到数学考试,从来没有一次是99分,100跑不了。”数学家,是聂卫平孩童时的梦。

聂卫平在今年天元赛开幕式上致辞聂卫平在今年天元赛开幕式上致辞

  但现在,老聂的小女儿聂云菲却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路。正在读高中的聂云菲一直都是老聂掌心里的宝。他嘴里说着“虽然是个学霸,但比起我小时候还是差一点”,但口吻却分明是宠溺。聂云菲并不钟情围棋,老聂说其水平刚刚会做眼,“她喜欢化学,一心向往以后当个化学家。”聂卫平有些摸不着头脑,“我看足球常常听解说评论,这个队员和那个队员在产生化学反应,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太玄妙,我是一点都不明白。”他开始有些走不进女儿的世界,却并不妨碍两人是最亲密的朋友。春节前在成都参加完央视举办的贺岁杯之后,疫情暴发把聂卫平“锁”在了家中。“从这一点来说,其实我还挺感谢疫情的。我女儿住校,我又一直参加各种活动,天南地北地跑,这回天下都安静了,就只有家人,亲情。”聂卫平说起女儿就滔滔不绝,这个叱咤风云,横扫千军样式的人物,却主动亮起“白旗”,“所以人家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这个一点也没有错。我看我女儿,就是怎么也看不厌。”如今,老聂也生了烦心事。聂云菲立志要考世界排名第五的大学,而父亲却希望女儿留在自己身边,那么谁会妥协呢?老聂没了底气,“她应该不会听我的。”

聂卫平笑谈人生聂卫平笑谈人生

  聂四斤——聂二两

  聂卫平爱酒,众人皆知。年轻的时候,很有些“拎壶冲”的架势,喝的又是白酒,圈里面给了他一个“聂四斤”的头衔。虽有夸大的成分,却多少能体现聂卫平的非凡气魄。

  人,总是在生活中打磨自己不同的轮廓。今时的同里,你看到的是一个克制的聂卫平。2013年直肠癌手术后,他改变了很多生活习惯,作息变得规律了,“以前我天亮了也不睡觉,现在12点前肯定上床。生病前我从来不吃早饭,现在是必吃早饭。”最大的变化,大概就是酒了。医生叮嘱,老聂每天最多只能喝二两白酒。贴心的女儿秉着“健康饮酒,二两刚好”的原则,亲自为父亲设计了容器,里面只能盛下二两。“每天二两,绝不超标。”眼下,“聂二两”不仅是老聂的又一个别称,还是其自创品牌白酒的的招牌。当然,“聂二两”也有常规装,那便是“聂圣酒”。

1985年中日围棋擂台赛,聂卫平力挽狂澜1985年中日围棋擂台赛,聂卫平力挽狂澜

  好酒,才当得起“聂圣”之名。制酒团队此前六次造访茅台镇,深度调研了当地数十家酒厂,最终由聂卫平亲自选定了第一款聂圣酒的酒体。这款酒入口痛快,回甘悠长,仿佛能让人回忆起中日围棋擂台赛那段历久却弥新的峥嵘岁月,因此被命名为“冲天”,源自茅台镇核心产区的酱香陈酿。为纪念1988年聂卫平获得棋圣称号,这批酒共定制了1988箱,每箱都配有唯一的收藏证书,3个月前正式发售。

2016年天元赛足球友谊赛,聂卫平(中)坐镇指挥2016年天元赛足球友谊赛,聂卫平(中)坐镇指挥

  从聂四斤到聂二两,也是聂卫平的情感迁徙。棋盘,不再是其大杀四方的战场,而是点燃星星之火的平台。聂老参加的各种围棋活动,只要当地安排讲棋或指导棋活动,时间允许,他都会参加,“希望能通过这种方式让更多孩子了解、喜欢围棋。”围棋的天地,正变得更广更阔。

  对话“棋圣”

  你觉得自己职业生涯的神之一手是什么?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神之一手,所谓神之一手,都是你走了一步对方没有预料到的棋,或者对方自己先出现漏洞,让你有机可乘。

  你的棋风如何?

  我一直是一个柔和的人,在棋盘上也是如此。要说霸道,刘小光的棋比我霸道多了,但是那种下法是需要力量去支撑的,不可能一直这么下下去。我下棋喜欢讲道理,以理服人。要是对方不讲道理,我就“杀”他。

  你现在还下棋吗?

  其实我还是很愿意下棋的,不过现在这个年纪更适合双人赛,中国的双人赛又太少。如果是常规的赛事,估计下到最后,我就要和申真谞一样手滑送大礼了。

  如何看待中国围棋界的后浪?

  围棋有了革命性的发展,中国的小将们实力比起日韩更出众。其中柯洁的棋又比别人更灵活一点点。恰恰是这一点点,在棋盘上会出现较大的差距。

  记者手记

  侠之大者

  老聂爱球,早有耳闻。总以为马拉多纳的离世,会让其唏嘘。不曾想,却未在老聂心头激起任何涟漪。“他缺少自控能力。”聂卫平也不喜欢阿根廷队,虽可炫技,但有点脏,有点乱,非君子之团队。“比如98年世界杯英格兰对阿根廷的那场淘汰赛,贝克汉姆被西蒙尼侵犯,按捺不住怒火有了一个不冷静的报复动作。阿根廷的伎俩虽然得逞了,但叫人不齿。”

2016年天元足球友谊赛,聂卫平(中)与参赛棋手合影2016年天元足球友谊赛,聂卫平(中)与参赛棋手合影

  也是,从棋到人,聂卫平磊落。侠之大者,便是如此。聂老敬重金庸。上世纪80年代初,为了提高棋艺,金庸不计较年龄的差异,希望拜聂卫平为师。一见面,金庸真的就要像他在小说里描写的那样行大礼、三叩九拜。“他是一位对中华文化传统道义颇为讲究的大家,拜我为师时,非要行正式磕头拜师礼,后来在众人的劝说下,才以深鞠躬替代。”家国天下,心怀之,人生江湖,仗剑行。

  聂卫平与金庸

  技能,总可磨砺,才智,也多秀慧,但品性与格局的养成,却最是难得。老聂之于中国围棋,世界围棋,不止棋盘上的力拔千斤,更是其德性厚重。

  撰文:新民晚报记者 华心怡 张建东

  图片: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周国强摄



Powered by 徐州市雪鼓化学营业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